到此为止

和秋言对话时我忽然明白了,我为什么一直遇到大舅二舅还有gw这种爱说教没有同理心自大自恋自以为是的人了, 因为我从内心是认同这种人的,我也是这种人,但是我不承认,我一直拒绝,排斥,所以我动不动就做那种被人追赶的梦,我总是想要藏起来,我到底要隐藏的是什么,就是我这个人,是我这个自大自恋,没什么同情心的我。
这个循环就是,从小,我看到的大舅二舅妈妈他们就是这样,慕强的,没有同情心的,自恋人格的人,其实也不对,我本身不是那种自恋自大没有同情心的人,我是很善良温柔的人,但是我的家人不是,小时我是认同他们的,我是讨好他们的,他们也觉得我乖巧聪明,给我很多喜爱和特权,我是自在的,但是后来发展的,我有了独立思考,我看到比他们更多的东西,我试图和他们沟通,他们受到挑战就要打击我,我就越来越不认同他们,但是之前的认同又和现在的不认同产生矛盾冲突,而我自身人格又受到冲击,对自己产生怀疑,想改变,所以我既无法保持我自己本来的人格,又失去了一直相信的外部人格,强烈的动摇,不知所措。
放弃自己,又无法认同他们,失去了自己的优势——善良温柔直觉无所求——强迫自己理解他们,又厌恶他们的那种样子,可是不认同又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相处,因为都是长辈和领导这样的上位者,天然的觉得他们是对的,不由自主的反省自己,希望得到他们的关注和爱护,方法就是放弃这种愿望,不在意他们的评价,找到自己真正向往的目标,向那样的目标靠近,而不是拧巴着自己。
不放弃自己,就要承受来自他们的攻击——分析一下他们的攻击实际上都是原因在的,比如我不上学,比如我和妈妈吵架,如果没有这些原因,他们对我很好,是喜爱的,是一视同仁的——是我想要的太多,因为父爱的缺失,我对男性的态度很矛盾,想撒娇 想得到保护,可是找不到方法,挑战他们,激怒他们才能得到关注吧。
我忽然困惑了,我到底有没有和他们一样的自大自恋呢,有他们那么严重吗?是我隐藏起来了,还是我没有,但是我一直在假装和他们一样,试图去靠近和理解他们,然后才能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样严厉和喜怒无常的对待我。
归根结底,我还是失去了自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怨恨,后悔,我把精力都耗费在了他们身上,真是枉然,到此为止吧,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历史上的今天:

  1. 2021:  不若天公见玉女,大笑亿千场(0)
  2. 2012:  我尽量不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