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不可以

我可能是因为上午喝了点茶水,中午也不困,就玩了半天游戏,我一边玩游戏,一边听王德峰讲坛经,一边又想是不是应该画会画呢,是不是应该读会书呢,转念又想,是真的想读,还是一种理念觉得”应该”读,”应该”画呢,实际上我内心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能量可以支撑去画去读,只想放逸,只想游戏,只想休息,没有什么力量和动力去学习或者创作,当我心里闪过时间就这样荒废的时候,会想到这根本不是我自己的想法,而是妈妈或者其它教育一直以来给我输入的东西,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游戏,就是休息,就是让时间这样没有计划的过去,并不需要头脑里的什么人来指手划脚,我也不想和他们辩论什么,因为他们都过去了,根本不存在,我又何必在意,何必当真呢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1:  明叔这张太帅了(4)
  2. 2011:  其实挺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