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病

生死面前,人人平等。
再加个“病”,人人都会病,多病少病,好得快好得慢的区别。
我这半个月在各种医院之间来回跑,我腰疼腿疼,跑骨科医院,妈妈淋巴肿块跑中医院,孩子蛀牙跑牙科。
来回折腾,他们都得到了缓解和治疗,只有我的病,做了好几个检查,又查出一些新毛病——突出,增生,可是老毛病依然没着没落,医生没有确诊,找不出病因,疼痛和哪一块骨头、神经、肌肉都没什么关系。
拿回报告到家,吃着饭刷B站,看到一个瘫痪十年经过治疗站起来的视频,不由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以我多年的经验,不怎么生病的人都会有一种奇怪的傲慢,他们看到病中痛苦的人一般无法共情,觉得生病的人小题大做,紧张过头,看病非要跑好几家医院,做好些检查,跟医生絮叨很多无关紧要的感受,最后的结果可能问题不大,但是病人自己却哼呀嘿哟,在不生病的人眼里,生病的人过分娇气,哗众取宠。
不要试图向不生病的人解释自己生病如何不舒服,他们会非常不耐烦。
因为小时候多病,生病对我来说是一种常态,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小时候发高烧、做手术,心里也很平静,时间会变慢,与外界隔离开,没痛苦,浑身一点力气不用,就是静静地躺 着,那些不舒服就都自己过去了。
生完孩子以后全变了,怕死,怕疼,什么疼也不能忍受,完了,元神落地,和肉身贴到一起,没有空灵的状态,无法放松下来,成了一个普通病人。
由此想到将来临死时,四大分离,五内俱焚,神识涣散的那一刻,莫名恐怖。
打开购物车,见什么买什么吧。
打开领导微信,老子成天加班,身体废了,不想干了。
打开电脑,玩它一天游戏。
我这格局实在是小。
如果明天就over,我现在最想干什么,想来想去,居然是写点什么,最不甘心的是我想写作,想写出点什么来。
不应该啊,我没有作家梦,不想教化别人,而且朋友说我写小说是流水账(没错,暗夜,你说的,我记仇一辈子)。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求皆苦。
至道无难,惟嫌拣择。
哭完,算了,啥来了都不用紧张,病了就和病一起待着,不病也离不开这世间,其它的烦恼也一样存在。
找回小时候生病的境界,就不怕不怕啦。
小贴士:肌电图检查,整整做了一个小时,被钢针扎到肉里,还要通上电,浑身乱抖,不由自主的鬼哭狼嚎啊,劝点u朋友们不要轻易尝试。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9:  万事万物多么神奇(0)
  2. 2018:  莫名忧伤(0)
  3. 2012:  释放(0)
  4. 2012:  前夕(0)
  5. 2011:  气场不同(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