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制

我的前半生可能一直过着节制的生活,不吃零食,不惹是非,不多说一句话

但是我也可能一直在过着挥霍的日子,有大把的时间胡思乱想,发脾气,患得患失,回头看看,什么也没创作出来。

我老有一种要创作些什么 的使命感,然而我总在拖延,总是不去做,好像我真的可以一鸣惊人一样。 为了逃避这种压力,我又继续拖延,真是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