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今天情人节呢,因为疫情,一切从简,没有鲜花大餐和礼物,晚饭吃了一顿老公包的韭菜盒子,饱饱的。

一家三口日日夜夜的在屋里待着,起床,吃饭,陪孩子玩,工作,吃饭,工作,睡觉。

“在一起”是比“我爱你”更可靠的吧,那意味着维系我们的是一种更平衡更自在的情感吧。

 

 

绿蕊

明朝时,曾有一种花,形似菊,有异香,瓣色银朱,最奇是绿蕊。

其实是我编的,为了配合这幅随手画的花。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个啥花,臆想出来的吧。

最近在追剧,锦衣之下,因为男主角任嘉伦现实中已婚已育,所以大家都说只磕剧里的cp就好了,不要上升到真人什么的。后来我又去看了看他演的其它片子,还有几部待播的剧的预告片。老公笑我是脑残粉。

沉迷中我悟到一件事,他们扮演的各种角色,进入到那些戏剧中,不就是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吗?

无我,角色不等于演员,演员只是在表演,角色中无我。

无人,剧中的人也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通过演员给出了一个存在的假象。

无众生,剧里的故事和我们的生活不一样,可是表现的却是让我们有共鸣的情感与际遇。

无寿者,演员们这部剧演完了就进入到下一个角色去了,观众们看完这部就又去追另一部了,存留在心中的印象只会越来越淡,直至消失或是偶尔怀念。

中年人的悲哀又有谁懂呢,早十年如果我喜欢哪个明星也许还可以努力奋斗去为他写个剧本什么的,早五年也许还可以幻想一下去当他的纪人,现在只能看看剧,再画几笔剧中人了。

对了,想起我大学追星的成就就是追成了那位明星的影迷会长,现在还和他和他家人有些联系,当年做网站MV出同人志什么的还真是一往无前啊。

年轻真好,年轻有很多可能性,只要努力就会有改变,只要改变就会有收获。

中年人的一切都是既定的了,把工作做好,孩子带好,家人照顾好,对于自己的唯一关爱——就是看看帅哥了。

如晦如梦幻

众所周知,事情就是这样的。

我大年初二就从外地赶回家里来上班了,在家里工作。

目前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出过门下过楼了,并没有什么憋闷的感觉。

和20年前我的那段生活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不是非典的时候。

比过去那段好的地方是我现在有工作,不茫然,不烦恼,不无所事事。

那时我下定决心再也不要这样空虚,虽然时常怀念,不过还是不想要再回去,怀念的只是有大把的时间,烦恼什么呢,画画啊,读书啊,思考啊,创作啊,哪怕每天练十个楷书,十天也一百个了。

然而那时我只是不停的舔舐着一些中二的小情绪,有梦想,却不知怎么去做。

浪费时间去痛苦,痛苦过后又懊悔时间的浪费,恶性循环。

后来就接受了,不是奋发起来了,而是接受了这种循环,明白自己并不是什么伟大的多么有毅力的人,脆弱伤感……种种……种种的缺点,就是普通人无可避免的啊。

那时有一位朋友说我得过且过,然而在我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如今,却感觉某些东西从我身上消失了,以前我觉得背负着它们我难以承受,无法消解,现在才明白那才是属于我的,不会泯然众人的感觉啊。

不要指望别人的体谅

加班,或是其它的什么,不要指望别人的体谅或是认可

除了父母,无人依靠。

总是走不出这个循环,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辛苦,几句夸奖就能让自己心情好吗?

就想要这几句夸奖,得不到又怎么办呢?

无所谓才能无所畏啊

世人都晓神仙好

世人都晓神仙好,但是神仙的境界却难达到,自己的利益被侵犯就碾转反侧了

说要胸怀开阔,说要苦来我吞酒来碗干,真要做到,都真是煎熬啊。

反复的,反复的训练自己才能有一点点进境。

有人天生就心量大,那也真是福德无量啊。

无题

也许我总是需要别人的判断来帮我面对自己。
比如这两天因为加班的消耗和熬夜看小说,我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不愿意想,但是内心总有一个声音说这样不好,可是我愿意这样,为什么要反抗自己呢。如果不挣扎,其实屁事没有。

矛盾任性软弱 盲目欢喜与憎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