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但依然烦恼

我明白了一件事儿,你排斥一个人就是排斥这个人所有经历的集合,就是排斥这个人所经受的教育和他的文化和他的整个生活背景。

这样岂不是很累?你不接受他就是不接受他的整个层次,整个背景甚至不接受塑造他的整个时代,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得了这些东西呢?

就比如我讨厌的那些自以为是的男的,其实这就是文化的熏陶或者家庭的影响,他们就被塑造成这样了,你讨厌他们厌恶他们的那种行为方式和言谈举止,那么就是跟整个这种文化和所有的这种类型的东西在对抗。

所以我特别痛苦,因为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一个人,你发现他的这种龌龊了,不过你根本改变不了什么,逃避或者反抗都没用,那么只能面对接受。接受并不是说我就认同了,而是说啊他们就是这样,那么他们是这样,我不是这样,我还可以敬而远之,我也可以修炼我自己,就不要让他们来侵占我的生活,侵占我的思想,耗费我的生命。任何人都是这样,最亲近的人也无法改变什么,一丁点也改变不了,如果改变了一丁点,那也是要付出很大代价了。

道理我都懂,可是讨厌和喜欢一样,都控制不了,连自己也控制不了,还谈什么改变别人,环境,时代?原来我一直如此中二,真的曾经以为世界就像漫画里一样,喊着口号就雨过天晴了,就峰回路转了,就笑傲江湖了。

以前逆来顺受的我,现在尝试着坚持自己的立场,不想再没有底线和原则的接受别人的脸色和膻变。很忐忑,争执是我一直极力避免的,宁可被踏上千万只脚也不愿意和别人争执。

争执本身就是无解的,最后不可能和谐,只有让步,只有妥协,只有牺牲。

而我永远是被迫让步妥协牺牲的一方。

血流多了也就麻木了,非常想要革命,又软弱的盼着有人能为自己出头,或者对方良心发现——从来没有过的,别做梦了。

最后能够伤害的只有自己。

困在铁屋里又不敢醒来的人,躺着流泪,小声叨叨着“你们烧死我算了”……傻傻的想,会不会有人怀念我?

 

发菩提心

最近对念佛念经不是很精进,总是在逃避,其实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但是就是不愿意去念,也不知道在逃避什么,那种感觉就是不愿意上学的感觉,我知道我必须要做这事,但是我又不想做,拖延着,最后发现时间过了,好了睡觉吧。
但是我念经的时候也挺好的,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我为什么要念佛念经,我通过新闻里说一个女大学生自杀了,起了很大的悲悯心,我想为所有被压力和抑郁困扰的人念,希望在他们绝望的时候,能有一丝光明照进去,观世音菩萨能去解救他们。我为别人念,也为自己念,我就成天被这些东西烦恼,这就是金刚经里说的发菩提心者,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吧,为别人是为自己,为自己也是为别人。因为烦恼即菩提,烦恼面前人人平等,大家都一样,古往今来人们的幸福和痛苦都没有什么分别。
昨天晚上看那本书《我凭什么要听你的》,里面说的很对,操纵者会不断的把负能量倒给你,必须远离这样的人,而且要改变自己的想法——想和操纵者搞好关系!——简直太对了,我就是一直被这个想法困扰,我就是总希望不要跟他们弄僵啊,改变自己来适应他们,可是我没有意识到他们是不会改变的,他们操纵我,吸取我的能量,我傻傻的供应他们,还抱着一种善良的愿望,哼,让他们去死吧。我要活我自己的,不需要他们的认可!

今天太值得纪念了

如题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同事请假十天,正好这几天工作又很多,我一个人要做五六项工作,天天都要加班。

刚才领导看到一个东西不太满意,就在办公室里说,这个弄得不好,还是让某某(我的名字)来弄吧,他说了好几遍,我忍无可忍就站起来说,别再给我加活了,我这儿实在弄不过来了。

我终于勇敢了一回。

领导马上说那就让其它人弄吧。

哼!

永远学不会拒绝的我,终于为自己大声的说一次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中年危机

那天我忽然意识到我现在的各种烦恼就是中年危机

累,没有目标,虽然忙碌但是空虚,精力和精神都跟不上了,记忆力严重退化

而且怕老,甚至仇视年轻人

烦躁,对什么也不感兴趣,又什么都想占有

什么新的知识,新的节目也看不进去,只想怀旧。

厌恶人际交往,可是又得勉强自己

——————————————————

看到下面的历史上的今天,结子的头像,忽然想起来,9.27结子自杀了。太突然了,怎么会这样,唉。

自我妨碍

自我妨碍又称自我设阻、自我设限,西方心理学界对此问题的研究已有二十余年。国外最早对自我妨碍进行研究的 是Berglas和Jones,他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把自我妨碍定义为:“在表现情境中,个体为了 回避或降低因不佳表现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采取的任何能够增大将失败原因外化机会的行动 和选择。”自我妨碍行为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见,像学生在考试之前不努力学 习而四处游玩或声称身体不适,其实这个时候个体很可能在进行自我妨碍。

我就是这样吧,一想到画画,就开始自我妨碍了,觉得手写板不对劲啊,觉得周围有人打扰啊,觉得素材不够啊,自己画得不好啊,觉得临摩没用啊。

结果什么也没画出来,或者说通过这种自我设限,就什么也不用画了。

如何打破魔咒

这个魔咒就是好不容易痛快的乐呵了半天一天的,一定会有点什么事来打破我的快乐。

以为从此就好起来了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些什么人或事的,甚至是某句话把我打回原形,继续忧郁沮丧。

每当觉得在画画上有点进步的时候,一定会被打断,无法继续专注的画下去,无法在刚刚找到点门道的时候继续深入下去。

是我的福德不够,是我的修行不够,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已经尽力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最好,还是要受制于人,还是只能不开心,还是无可奈何。

这魔咒就是无常吧,人人都逃不脱,愿用家财万贯买个太阳不下山,而我们这种普通人,只求轻松愉快一点却又不可得。

苦海无边,一声叹息。

节制

我的前半生可能一直过着节制的生活,不吃零食,不惹是非,不多说一句话

但是我也可能一直在过着挥霍的日子,有大把的时间胡思乱想,发脾气,患得患失,回头看看,什么也没创作出来。

我老有一种要创作些什么 的使命感,然而我总在拖延,总是不去做,好像我真的可以一鸣惊人一样。 为了逃避这种压力,我又继续拖延,真是很奇怪。

被讨厌的勇气

最近在微信读书上看了一本好书《被讨厌的勇气》,日本人写的,对话形式,主要介绍阿德勒的心理学理论,要自己之外没有别人能为你改变世界,只有自己可以改变。改变要从自己开始,即使别人不改变,自己也要改变。还有课题分离,不要让别人干涉自己,也不要干涉别人。每个人的课题由每个人自己解决。很受帮助和启发。我一直就坚信这样的原则,我不管你,你也不要来管我。大家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对别人的最大贡献。

昨天晚上下大雨,今天天气凉,感觉非常困

心里有事,老是不踏实,老毛病,患得患失

顺其自然,平常心,一万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