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妨碍

自我妨碍又称自我设阻、自我设限,西方心理学界对此问题的研究已有二十余年。国外最早对自我妨碍进行研究的 是Berglas和Jones,他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把自我妨碍定义为:“在表现情境中,个体为了 回避或降低因不佳表现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采取的任何能够增大将失败原因外化机会的行动 和选择。”自我妨碍行为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见,像学生在考试之前不努力学 习而四处游玩或声称身体不适,其实这个时候个体很可能在进行自我妨碍。

我就是这样吧,一想到画画,就开始自我妨碍了,觉得手写板不对劲啊,觉得周围有人打扰啊,觉得素材不够啊,自己画得不好啊,觉得临摩没用啊。

结果什么也没画出来,或者说通过这种自我设限,就什么也不用画了。

如何打破魔咒

这个魔咒就是好不容易痛快的乐呵了半天一天的,一定会有点什么事来打破我的快乐。

以为从此就好起来了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些什么人或事的,甚至是某句话把我打回原形,继续忧郁沮丧。

每当觉得在画画上有点进步的时候,一定会被打断,无法继续专注的画下去,无法在刚刚找到点门道的时候继续深入下去。

是我的福德不够,是我的修行不够,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已经尽力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最好,还是要受制于人,还是只能不开心,还是无可奈何。

这魔咒就是无常吧,人人都逃不脱,愿用家财万贯买个太阳不下山,而我们这种普通人,只求轻松愉快一点却又不可得。

苦海无边,一声叹息。

节制

我的前半生可能一直过着节制的生活,不吃零食,不惹是非,不多说一句话

但是我也可能一直在过着挥霍的日子,有大把的时间胡思乱想,发脾气,患得患失,回头看看,什么也没创作出来。

我老有一种要创作些什么 的使命感,然而我总在拖延,总是不去做,好像我真的可以一鸣惊人一样。 为了逃避这种压力,我又继续拖延,真是很奇怪。

被讨厌的勇气

最近在微信读书上看了一本好书《被讨厌的勇气》,日本人写的,对话形式,主要介绍阿德勒的心理学理论,要自己之外没有别人能为你改变世界,只有自己可以改变。改变要从自己开始,即使别人不改变,自己也要改变。还有课题分离,不要让别人干涉自己,也不要干涉别人。每个人的课题由每个人自己解决。很受帮助和启发。我一直就坚信这样的原则,我不管你,你也不要来管我。大家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对别人的最大贡献。

昨天晚上下大雨,今天天气凉,感觉非常困

心里有事,老是不踏实,老毛病,患得患失

顺其自然,平常心,一万遍

忘带手机

早上快到单位,发现忘带手机了,其实平时也没什么 电话。只要在电脑上登录一下微信就可以了,微信是外界联系的平台。

浮躁,浮躁浮躁

什么 也不想干,什么也干不下去

紧张的两会加班结束后,我就进入了所谓的贤者时间——哈哈哈,这个词好像有点那个意思。

我是说我就精疲力尽,元气一直恢复不上来。

果然做事情还是不能生气啊,生半天气,事情也都那样过去了,可是自己落一肚子气。可是不反抗又觉得窝囊,这真是我一直无法解决的“两难题”。

加班熬夜再加上生气,我真是缓不上来。我不想这样啊,我想放松下来。不想强绷着,不想随时防备着面对这个世界。太累了。图什么啊